Formosa古道越野/跑友心得:辛苦一瞬間回憶一輩子

去年11月我們完成了Action Asia Taiwan 50km越野跑,當時已對台灣山徑的陡峭難走已有深刻印象,不過山跑人的「欲望」總是無窮無盡(?),在完成50km賽事後我們自然希望加碼,最後選定了Formosa Trail 104k作為我們第一個海外100k越野跑賽事。

看過一些介紹後才知道Formosa Trail甚有歷史及文化內涵。話說來自捷克的Petr戀上台灣泰雅族女孩Eva,最後兩人共諧連理,而Petr亦愛上寶島的一山一水,他不斷探索這片土地,期間重新發現不少昔日原住民部落曾經行走的古道,於是Petr便以埔里一帶的古道為骨幹,並利用其他山徑連接武界、中正等原住民部落,最終規劃出一條長104km的賽道。藉著Petr夫婦及不少台灣朋友的努力探索、清理和維護,這條古老山徑終於再次通行,並成為今天的Formosa Trail。跑者藉著走過這條賽道不但能一探今天台灣的鄉村風貌和山嶺景色,更可重溯昔日原住民的生活足跡。這讓我想起Formosa Trail的宣傳主題都以台灣原住民風格為設計主題,原來這不單純是美術上的要求或搞搞宣傳噱頭,而是切實地呼應著福爾摩沙古道這一設計理念。



Formosa Trail面書封面充滿台灣原部落風格

今年我在七月開始加強訓練,但是腰及臀部的傷患則時好時壞,直到九月我休息一輪後,我的傷患問題才算穩定下來,但練習的進度自然備受影響,直到十月我才有一些40k+的長課訓練,狀態不若往年般好,而且這些舊患就像埋在身上的計時炸彈般讓人掛心,賽前的我最擔憂是在這次比賽中受傷,不然我之後的比賽恐怕要泡湯了…

第一次參加海外100k比賽,準備的物資也比本地賽多

不知這是不是台灣比賽的慣例,這次比賽定了在凌晨4時起步,這意味著我們半夜二時多便要起床打點出發,賽前一向緊張的我結果只能淺睡兩、三小時。我們大約3時多到達會場,現場除了104k外還有65k的跑手同時起步,眼見3、400人有覺不睡、有車不坐,卻偏要花十多二十小時用雙腳走遍這片山林,想起來這真是挺瘋狂的事,但這麼多人一起瘋的感覺真好!

我們在現場看到不少外藉跑手,其中感覺來自香港和日本的特別多,有一瞬間我還以為自己仍在香港比賽。我們遇到香港跑友並打過招呼,還有幸遇到去年的女總二Sally,看著她一臉專注地收拾東西,當時我想︰不知道我們能否跟隨她的腳步直至衝線?現在想來也真是太不自量力了哈哈。

數百名跑手齊集埔里會場

大家精神抖擻等候起跑

比賽準時在四時開始,賽道先要沿著馬路繞過鯉魚潭一帶,只見大家都在輕快地跑著,我們反倒是很謹慎地控制步速,半跑半走地前進,不過走沒多久我和朋友在人群中散開,在等了好一會仍然不見朋友身影,我只好孤身上路。當晚氣溫尚算清涼,但仍在慢跑的我卻覺得這是比預期中熱的溫度,而且無論是呼吸還是肌肉都不太順暢,明顯地身體仍未進入狀態,幸好賽道不久便從寬闊的馬路轉入狹窄山道,跑手們只能一個跟一個魚貫前進,我也樂得跟著大隊趁機調整一下自己的步速。從這裏開始是連續數公里的爬坡山路(總攀升約1100m),山路初段是緩緩上升的之字型路段,加上大隊行進速度不快,所以走起來並不特別費力。

狹窄的山道上擠滿跑手,大家的頭燈照亮山徑,彷如一條光龍

我們漸漸進入山林深處,原博客來網路書局來緩緩上升的山徑也益發陡峭起來,工作人員很貼心地在路上放了告示,提醒跑手們要收起手杖──原來賽道很快便進入一段筆直的登山路段,跑手都需要借助繩索才能翻越一連數個的小土坡,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扯著繩子一步一步登上土坡──說是土坡,其實形容為一個迷你懸崖也不過為(大概1、2米高吧)。甫開賽不久便遇上這麼一個小挑戰,不知道跑手還要在接下來的90多公里克服甚麼難關?

部份崎嶇路段需借繩索幫助登山

攀過土坡後我們繼續沿山道往上走,這裏的山道雖然仍然陡斜但至少可以正常行走,而且山道也略為拓闊一些,加上這時人群已稍為拉散,我嘗試在這裏越過一些跑手,但發現在這麼斜的坡道上超車是極費力的事︰超前兩、三名跑手後我已氣喘如牛,所以我還是耐著性子跟著前方的跑手前進。經過個多小時的爬坡,我們終於來到一些較為平緩的山路,還隱約看到樹林外的天空微微發白,有甚麼比告別黑暗迎接光明更令人振奮的事?再走一會後我們便來到第一座高峰舊武界山,順利完成這連綿的1100m攀升。

攻克第一個大山︰1668m的舊武界山

翻高舊武界山後山道繼續在樹林間曲折前進。由於海拔升高,氣溫明顯地比起步時清涼不少,但對於跑著的我來說卻是剛好的溫度。經過早前的漫長爬坡後,我的身體已完全進入狀態,森林裏清新冰涼的空氣似為我帶來源源不絕的動力,讓我可以邁著輕快的步伐前進。再過不久旭日升起,萬丈光芒從樹縫中散射開來,彷似為樹木披上金光聖衣,跑在其中的我也被這個美麗畫面所吸引而再三停下來拍照,我覺得單是看到這個神奇畫面,這場100k已經不枉此行了。

旭日初升,金黃的陽光穿過樹林,散發出一種神聖純淨的美

我在這片美麗樹林中輕鬆地跑著(其實是因為在下坡所以跑起來不怎麼費力),山道引領跑手離開樹林,眼前視野頓然開闊起來,只見藍天下連綿的山脈展現在眼前。這又是一片讓人無法忘懷的壯闊風景。話說15世紀葡萄牙人第一次來到台灣時便被它的秀麗所驚豔,其後便將該島命名為Formosa(葡萄牙文「美麗」的意思),這刻的我大概也體會得到他們的讚嘆心情了。

遠方的雲海

我沿著山道緩緩下山,不久便看到一片美麗的茶園。對茶道一竅不通的我也會相信︰在這麼優美潔淨的環境下種植的茶葉,其香氣應該更馥郁、味道更甘醇吧。

沿途經過的茶園

高原上的茶園

沿途經過的茶莊

最終我花了3小時7分來到第一個檢查站CP-A,我在這裏補給了一會後朋友也到達檢查站了,接下來又可以回復我們的二人行了。我們稍為休息一下後便再出發。這一段跑手需要走往關頭山並原路折返,所以一路我們都會遇到不少正返回CP-A的跑手,大家相遇時互相打氣激勵一下,感覺還挺有氣氛的。我們也在這裏迎面遇上疾奔而至的Sally,還來不及打招呼她已經呼嘯而過,好厲害的速度!

我們在產業道路上走了好一會後,之後便轉入窄小的山道,由於往來都有跑手,我們只能放慢速度前進,突然聽到迎面而來的跑手高呼︰「前方有蜜蜂,要快速通過!」再走不遠果然看到數隻蜜蜂在草堆中盤旋,我們連忙加速跑過,總算相安無事。比賽末段遇到一位師姐,倒霉的她在經過時便被蜜蜂刺中膝蓋,還好經處理後沒有大礙,所以遇到蜜蜂還真要小心。這一段山道上落雖然不多,但偶爾也有急速的上落路段,所以走起來也不太容易。我們花了58分鐘抵達關頭山,接過工作人員的手帶後便原路返回CP-A。由於回去的路段以下山為主,回CP-A這一程我們只花了44分鐘。

分享


從關頭山上一覽週邊的風光

離開茶園後的山路

離開CP-A後我們要翻過一連串小上小落的山峰──想像一下它們就是加強版的八仙嶺吧。但和八仙嶺不同的是,這一段路都有樹林覆蓋,我們可以在綠蔭下輕鬆慢跑。另外台灣的山路大多是原始路徑,鬆軟的泥土上散落著樹上掉下來的枯葉,一些路段路面更彷如床墊般具有彈性,這大大減輕了我們腳板及膝蓋的衝擊,這種舒適的山跑感覺在香港是很難體會得到。

有看到前路嗎?

不時我們也會穿過竹林

林道內不時有大樹塌下,Petr及志工們在賽前費了不少力氣來鋸開塌樹以確保賽道暢通

賽道當中不少是這種天然泥路,和香港的石博客來地及柏油路比較,這裏的小徑對雙腳「溫柔」得多 (照片來源︰清冰)

在翻過數個小山峰後我們來到賽道上被稱之為「懸崖」的地方,大會又特意在賽道上貼出告示提醒跑手收起手杖,原來前方有著一段陡峭的急降路,跑手們又得借助繩子走/滑下山。山路一邊是山林,另一邊則是急降的滑坡,「懸崖」一名大概由此而來,但總的來說山路還不算太差,路面仍然有足夠闊度可以落腳,故只要小心依著山邊慢慢下行便可。倒是這樣爬上爬落其實甚消耗體力,特別是攀爬期間經常要用到上半身的力量以及爆發力,而且為了保持平衡和變換前進方向,身體也需要使用到很多平日不太常使用的微細肌肉,所以走完這一段感覺自己的能量棒彷彿被吃掉一大截,我開始擔心賽道上還有多少這樣的路段… … (答案當然是陸續有來吧)

被稱為懸崖的週邊風光

遠方壯麗的山麓

又是施展「游繩技」的時候了,不過這次以下坡為主

走過懸崖後我們繼續上上下下的,這一段賽道雖然都是沿著山脊前進,但是我們一直都置身於樹林間,所以無法一覽外面的山嶺風光,不過好處自然是得以在樹蔭間納涼,是以當時雖然已太陽高掛,但是跑起來的溫度還挺舒服的。

賽道穿越茂密的竹林,我身在其中總是覺得自己進入了古代的武打場景中等候和高手較量(誤)

陽光穿越竹林,形成變幻的光彩

倒下的竹子是武林高手們過招後的見証者嗎?([設計對白]Petr︰是我在開路啦![/設計博客來網路書店對白])

離開竹林後不久我們便來到分叉點Y,我們今晚(嚴格來說是半夜後)還要再經過這裏一次,看著路牌指著右方返回埔里鯉魚潭的山路,我心裏的魔鬼搶著大喊︰在這裏轉右不好嗎?幹嘛和自己過不去要多走4、50公里才返回終點呢?(誤)

天人交戰過後我們自然繼續往CP-B前進,離開分叉點Y後是一段下山路,接著又回到開闊地帶,一片翠綠的菜園就展現在眼前,原來這裏已是武界附近的農田。我們沿著產業道路輕跑下山,不久便來到CP-B,這一段共用了2小時45分,算是不錯的速度。

武界週邊一帶的菜園

長得翠綠清新的蔬菜

從武界遠眺對面的山嶺

在群山中奔馳感覺特別痛快

比賽前我們一直都看不知道CP會供應甚麼食物,但來到這個CP後我們的擔憂立時一掃而空︰基本的水果、麵包、餅乾、水、運動飲料等自然一應俱全,更令人心動的是還有爽滑的麵條加上各式熱餸,還提供珍珠杏仁糖水作飯後甜品,這樣的補給也實在太豪華吧,我們自然在這裏吃得不亦樂乎,而對我來說更重要是終於找到廁所釋放我肚裏快要爆炸的便意,說起來我每次玩長途山賽都因為吃蕉、gel而搞得自己便意旺盛,結果比賽中都免不了要中途解決,到底有沒有方法提升我的肚容載量呢?

CP-B的補給非常豐富,冷的熱的吃的喝的一應俱全

熱騰騰的麵條加上各式餸菜,看著都讓人食指大動

我差點以為比賽都可以喝到珍珠奶茶,原來是珍珠杏仁糖水

飲飽食醉兼解決大事後的我無論是生理及心理都舒暢不少,我們也要收拾心情再出發。比賽至此我們已走了40多公里,當時正值中午時分,雖然位處高地氣溫稍涼(昨天台中市區溫度近30度),但是太陽的熱力還是讓我們不得不放慢腳步。我們沿著產業道路穿過這一帶茶園,這天陽光明媚,晴空下山嶺更顯挺拔,整個畫面靜默無聲,但身在其中的我們自然而然地感受到山脈所散發的懾人氣勢。同時間一座小村落盤踞在山下的一個小山谷中(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我們稍後會穿過的武界),被群山環抱的它彷彿就是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整個畫面就是這麼美麗。對於跑手來說,能夠用雙腳走過這一片綠林山嶺、用雙眼感受這片自然風光,應該就是越野賽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吧。

武界一帶的山脈

武界一帶又是一片又一片的茶園

茶農匠心獨運,把茶園栽種成環狀圖案,格外好看

選手們跑過這片茶園,飽覽這秀麗的風景

選手們跑過這片茶園,飽覽這秀麗的風景

我們沿著產業道路走了好一會後來到Z點,這裏亦是我們和65km選手分道揚鑣的地方,過了該點後賽道上便只餘104k的跑手們在奮戰。之後的一段路我的記憶甚糢糊,只隱約記得山路又是上上落落,而且由於天氣還有點熱,體力下降的我們開始少了起跑的意願,但是看著時間卻發現我們有被關門的危機──CP-C的關門時間為4:30而我們當時只有1.5小時完成10公里的路段。難道我們真的走得這麼慢,慢到要做一個deadline fighter?由於我們對路況不熟,擔心前面的下坡路仍會出現難走路段,所以只好加快腳步前進。

走過「失憶之路」後便是漫長的之字型下山路,這裏我們要急降近一千米來到中正,幸好路況不錯,我們可以借著山坡斜度開步慢跑,期間還追過一些跑手,下坡路的盡頭便是中正,這裏昔日是原住民居住的地方,今天則成為一個山區小鎮,村內的一樹一房都帶著一種鄉郊特有的純樸氣息︰甫踏入小鎮便遇到一群孩子在屋子的窗台上向我們吶喊打氣,煞是可愛,街上不時看到小孩在奔跑嬉戲,看著他們難免會覺得他們的童年說不定比不少城裏的孩子還要快樂,而偶爾駛過的汽車也向我們揮手加油,感覺很是窩心。

我們穿過小鎮並順著馬路跨過鹽土溪,再沿著馬路走了好一會,終於來到CP-C(加德宮),距離關站尚有一個多小時,我們總算放下心頭大石。這一段長20公里的路段花了我們3.5小時,而來到這裏亦標誌著我們完成了一半賽程──不過正所謂行百里者半九十,而且下半場我們還要應付兩座大山,之前我們完成的只是「頭盤」,「主菜」很快便要端上桌了。

中正內其中一間看似是學校的建築

鎮旁的山坡上種滿這些筆直的大樹

來到這裏跑手人數不多(因為只得104k的跑手會跑經這裏),我終於可以坐下休息。考慮到接下來將會惡戰連場,我們自然也在這裏大吃特吃,而我又再度上廁所辦大事,結果我們在這個CP破天荒地休息了四十多分鐘才離開,真是歷次比賽中少有的大休。

離開CP後我們走了一小段馬路,接著便開始連續十公里、上升近1300m的爬坡旅程。開首一段仍是相對「怡人」的之字型爬坡路,我們沉著氣慢慢走著,雙腿雖然有點累但感覺還好。走了約一小時後我們接回一條較康莊的大道,兩旁種滿竹樹,橙紅的太陽正好在竹林外散發著當天最後的餘暉,我們真的是由日出走到日落。

真是從日出走到日落

這裏又是高手決戰的場地嗎

和太陽道別後我們繼續上路,一路上我們不時遇到其他跑手,大家一時你超越我、一時我超越你,大家互相經過時也會聊一聊狀況。期間我們遇到一對台灣男女跑手,大家都「詛咒」著這條艱辛賽道,然後我們說到︰還好當天沒有下雨,不然賽道這麼陡又是原始泥徑,下雨過後肯定滑不留腳,假若真的下雨我應該直接DNS(do not start)云云,想不到女跑手說她比較喜歡下雨作賽,因為這樣比較technical更有挑戰性!我們聽到後都只能慨嘆自愧不如。

離開竹林後我們繼續龜速上山,沿途我們又是走走停停,不過總算在太陽消失前來到過坑山,亦代表我們完成了一半的登山路程。接下來我們要夜登大尖山了。

走過1332m的過坑山,距離大尖山尚有一半爬升

離開過坑山後不久天便入黑,山林間頓然漆黑一片,還好大會的絲帶掛得挺密,在一些密林地段甚至數十米便掛有一條,大大減少我們迷路的機會,說起來這次比賽的標記真的非常清晰,即使我們人生路不熟也不覺得賽道難找,真是感謝大會標記路線的志工。

遠方的埔里

隨著海拔越來越高,路徑的斜度也越來越陡,每踏一步小腿都非要用盡力蹬不可,這個時候手杖就大派用場了。賽前我們也有想過是否帶手杖作賽,還好最後決定把它們帶在身旁,結果這對手扙差不多全程都發揮作用,它不但能減輕小腿的負擔,在上、落斜時也可以維持身體平衡,這也減少雙腳為了維持重心所花費的體力,我甚至想像不到沒有雙杖的話我要如何走畢全程。

我們一步一步往上走,手錶上的高度讀數便一米一米地慢慢跳動。這讓我想起十多年前GPS運動手錶還沒出現的年代,我們登山時對於自己的進度完全沒有概念,只能盲目地告訴自己︰不要問還有多遠,只管繼續走吧。今天我們只要看看手錶便大概知道尚有多高海拔、還有多遠山路要走,這種有明確目標的感覺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大幫助──畢竟人多多少少也要有目標才有動力走吧。

來到最後攻頂的路段山路變得更為崎嶇,這裏我們又要翻過數個石崖才能繼續前進,好吧這應該是最後難關吧,一股作氣爬過去吧!果不其然我們翻過石崖後再走一會,傳說中的大尖山終於現在眼前了,這裏也是整個賽程中的最高點,我們足足花了3個多小時才征服這個2017m的山峰,不過攻克大尖山也讓我們心裏打了一枝強心針,雖然距離終點尚有三十多公里,但來到這裏我們開始覺得終點不再那麼遙遠了。

越近山頂山路越筆直陡峻

經過漫長奮戰我們終於攻頂成功了!

離開大尖山後我們先走一段山路,稍後便會接回林道,這一段算是頗為可跑的道路,不過累積了60k疲勞的雙腳開始有點乏力,所以我們在這裏只能半跑半走的,即使是下坡速度也沒有很快。走著期間抬頭望向天空,才發現漆黑夜空中原來已滿佈星斗,想想我們這些城市人好不容易才看到一顆半顆星星,現在能夠在星空下作賽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從大尖山下來後我們走了近2個小時才抵達CP-D,整段花了我們超過5小時,絕對是既艱辛亦漫長的一段賽道。在這裏我們遇到香港跑友,原來他在比賽中後段拉傷了肌肉,再三?量後決定退賽,雖然他無法退賽有點可惜,不過30k說實話也不是短的距離,強行死撐的後果可能更嚴重,我想這也是艱難但理性的決定。畢竟長跑長有才最重要吧。

入黑後氣溫明顯急速下降,加上CP-D仍處於高海拔(約1300m),我們停下不久便開始感到寒冷,工作人員在站外生起柴火讓跑手取暖,而檢查站則設於一間看似是已被廢棄的小屋內,志工們忙著替我們加熱煮食,而一些跑手則瑟縮坐在地上休息,這個情景讓我想起去年TNF 100我們在施樂園CP內休息取暖的情景。說起避寒,這個時候我又開始想念一張溫暖舒適的床,天啊為甚麼我要參加這些通宵達旦的越野賽事… …

好吧檢查站越是溫暖我們便越不能久留。我們吃過熱騰騰的麵條後便再出發,離開站前我加穿了手袖,甫出站外便覺得溫度比我們來時冷了很多(其實主要是因為身體休息後冷卻下來),還好外面的冷風不算很大,所以溫度還可接受,而且我們開始爬坡後身體便漸漸暖和起來,感覺這個溫度對於運動中的我來說算是剛剛好。這一段我們先要重走上午的一段山路,不過在漆黑的環境下我實在看不出、也記不起這是今天走過的路段。在翻過一座小山丘後我們回到Z分叉點,然後是長達10k的下坡路,只記得沿途我們要走過一片農田,有種滿蔬菜的也有已整理好但被閒置著的,我想在日光下這裏應該又是一片美麗農場吧。再走不久我們開始沿著馬路往武界進發,雖然柏油路面比較硬,但是好處是比較平坦不用擔心落腳不好會拗柴。

走了好久的柏油路後我們終於來到武界,能夠在黑夜中來到現代小鎮讓我有一點返回文明的感覺,很可惜這裏不是CP,不然我很想在這裏來個大休。黑夜間我們穿過小鎮,不久便找到上山的道路,好吧抖擻精神完成最後一座山頭然後我們可以輕鬆下山了(事後証明也不是想像中那麼輕鬆)。我們先沿著山腳的之字型道路盤旋而上,接下來又是更陡的爬坡路,黑暗中我們自然看不到遠方的路況,只能靠著樹林間飄搖的反光絲帶尋覓方向,慶幸的是這一段我們不用再翻過那些近乎垂直的小懸崖,所以我們只要耐著性子一步一步走便可。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我們又再來到CP-B,等著我們的又是暖熊熊的柴火和美味的補給。看著眾多志工都身穿厚厚的禦寒衣物,加上CP外的凜冽寒風,可以想像這個站有多冷,真是辛苦了一眾志工在這荒山野嶺守候跑手們。我們甫進站便圍著火爐吃著麵條取暖,這時一位志工熱情地推銷各種水果,本來身體有點寒的我不太想吃,但是念在她熱情推介就吃了一片蜜瓜──哇一咬便是滿口香甜、果汁四溢,結果我就不顧生冷一口氣吃了好幾片,台灣的水果真是非一般的好吃。

回到今早經過的CP-B,時間不同,但不變的仍是豐富的伙食

大家都在圍爐取暖

祭滿五臟廟後我們再次出發,一踏出站外便感覺到撲面的寒風,這應該是整天比賽中我覺得最冷的一刻,連怕熱不怕冷的朋友也要穿上手袖。幸好我們沿著產業道路走了好一會後,陣風便被山勢阻擋,少了寒風吹襲下身體便覺得溫暖很多。這一段攻頂路段斜度不大,加上我們士氣十足,步速也加快起來。不過這一段山路仍是較我們想像中長,隨著手錶的高度計讀數越來越高,我們的心情也越發焦急,心裏無時無刻不渴望著山頂出現。我們在黑暗中隱約經過一些農田,然後又進入茂密的樹林區內,山道這時竟然忽上忽下的,害我有點擔心我們是否在正確的路徑上,還好適時出現的反光帶掃走了我的疑慮。再翻過一些較為筆直的山坡後,我們終於看到一塊紅色牌子,那塊讓人久違的分叉口Y告示了!

又回到分叉點Y,不過今次我們終於可以返回埔里了

離開Y點後我們先下降少許並翻過一座小山丘,然後便開始下山的回歸之路。賽段這時仍在森林地帶,不擅於晚上下山的我不敢太高速下山,加上有些坡段還是有點陡,所以偶爾我們也要走走停停。大概大半小時後我們從林道接到產業道路,雖說是道路但路面不太平整而且帶有碎石,腳踝有點累的我在這裏跑得不太安穩,只好又採取半走半跑的模式前進。這漫長的下山路段加上歸心似箭讓我們總是覺得路走極都走不完,結果這一段下坡一走便是一個多小時。

來到平路時我們遠遠看到一些微弱的燈光,當時還以為我們已回到鯉魚潭,走近一看才知道是今天(或者說昨天,因為已過了午夜)剛起步時經過的農場,場內還不時傳來一聲兩聲的雞啼,古語說聞雞起舞,但當下的我卻只想聞雞而睡… …。我們當時對離終點還有多遠沒有概念,以為經過農場後便快要衝線,大家都鼓起餘力起腳跑,跑著跑著跑著跑著跑著跑著跑著跑著跑著… … 結果我們仍是在小鎮內左穿右插,一點都看不到終點的蹤影,有點洩氣的我們立時轉回步兵模式(哭)。走了好一會兒後,我們陸續在路上遇到一些跑手,其中一位外國人問我們距離終點還有多遠,我們也只能無奈地說不知道呢。走了一會後我們又再起跑,這時一間眼熟的建築出現在眼前,這不就是昨天取選手包的天水蓮大飯店嗎?來到這裏應該終點不遠了吧。再跑一會我們來到鯉魚潭的拱橋,反應有點遲鈍的我們想不起過橋後該走的方向,結果費了一點時間找絲帶,後來終於想起要拐彎往會場,這次我們真的看到終點拱門了,立時起跑衝線,時間是24小時17分,雖然這時間和自己的預期有很大落差(主要是自己太低估山路的難度),但是這次比賽能夠看到台灣山區的不同風景,而且最後也無痛完賽,對我來說這都是很完滿的賽果。

感謝台灣的跑山獸規劃了一個這麼精彩的賽道,讓世界各地的跑手們有機會欣賞台灣的秀麗風光,而且賽事的安排(包括交通、賽道標記、補給品等)都很週到,跑手們能專心一意地享受賽事,這一點大會的安排功不可沒。另外賽道上志工和攝影師們的熱情支持和款待也令我們留下深刻印象,每次到CP志工們總是熱心地滿足我們那如餓鬼般的伙食要求,而攝影師們也不辭勞苦地上上落落來捕捉跑手,還有賽前賽後為預備比賽及善後而努力的志工們,你們的付出讓比賽完滿進行。最後要感謝的當然是多年來和我四出參賽的跑友,沒有他的啟發與陪同我想我不會踏上這條山跑之路,最終我便錯過這些既富挑戰性但亦精彩無比的賽事。

走100K辛苦嗎?當然辛苦。可是能夠在破曉時目睹璀璨陽光穿透森林的神奇畫面、能夠在山林中如脫韁野馬般奔馳、能夠沿著山脊翻上最高峰一覽眾山小,能夠沐浴於森林的芬多精中、能夠穿梭於竹林大道幻想武林高手在比武、能夠在靜悄悄的晚上細數蒼穹上的繁星、能夠在寒冷累透時接過志工的一杯熱湯、能夠和朋友携手衝線… … 這些辛苦大概都不值一曬吧,越野跑其實是件快樂的事。

感謝大會攝影師清冰替我拍下這快樂的一刻,希望自己下次跑得快要累死時能回憶起這些快樂,畢竟辛苦是一瞬間,回憶卻是一輩子的。

照片來源︰清冰

既特別亦精美的完賽獎牌



EA7EF2C20261E923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